— 晴时雪 —

(DMC)命运的玩笑

一、

这世界上怕是再也不会有比梦境更美丽的地方了。

沃尔特这么想着,从一个血红的浮躁梦境里一跃而出,又像尾过于活跃的鱼,窜入另一片朦胧的碎片。

万物都会做梦,这一定是神灵赐给生命的某种特权,在梦中你才能领略到想象力这种东西是没有边界的。

沃尔特是魔界的北都魔王,恶魔们总是颤抖的管那个白色的身影叫“噩梦魔王”,打心眼里祈求这热爱恶作剧的王者不要殃及池鱼,但实际上,沃尔特本人是相当讨厌噩梦的。

“没办法,有些家伙的噩梦总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要是不小心进入那样的梦,你的心情也会像我一样超——差的!”

噩梦魔王有次抱怨道,眼里总是燃烧着的蓝色火焰明明灭灭的闪现着。

比起恶魔,倒是人类的梦更加多彩与平和,尤其是人类幼崽的梦,总是充斥着光怪陆离的奇妙幻想,糖果,以及绚丽的色彩。

沃尔特喜爱那样的梦,但能刚好找到人类的梦境已经非常难得,人类的幼崽更是几率微小,几百年下来,他也只遇到寥寥数次。

“啊……这年轻的甜美气息,是人类的小孩子的梦吗?”成熟的魔王微微歪头,幼崽的血液特有的甜香充斥着他的大脑,一向高傲不屑与低等魔物为伍的魔王向来不会直接嗜人,但这香味确实提醒他,快要到开饭的时间了。

背后的几叶羽翼一震,噩梦魔王悄无声息的潜入孩童的梦境中,期待着更加美妙的景色。

然而所见到的一片黑暗令他大失所望。

“什么啊,为什么是黑漆漆的一片,人类的小孩子也会做噩梦吗?”魔王不高兴的转了一圈,在整个黑漆漆的梦里,只有他散发着仿佛月光的淡淡银辉。

“这可不行,这样子不就和恶魔的梦没有差别了嘛!人类就要有人类的样子才可以。”魔王摇了摇头,四处寻觅起来。

“是迷路了吗?小家伙,还是个小孩子,就不要做奇怪的梦了。”白色的魔王一边喊着,一边试图找到梦境的主人。

黑暗的深处喃喃低语着什么,一双双血红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些连样子也只是模糊一团的梦魇,多的数不清,虎视眈眈的盯着误入其中的猎物。

“哇喔~真壮观啊小家伙,你究竟有着怎样的恐惧,小小年纪竟已经吸引了这么多的梦魇在你的梦境筑巢?”

背后有着六叶巨大的光辉羽翼,浑身好似穿着白色的精致铠甲,身上点缀着神圣的,高洁的金色魔纹,头上戴着一顶威严厚重的银色王冠,这位魔界最高领袖之一的噩梦魔王,完完全全有着圣洁的样子,以及罕见的光明属性。

在远处年幼的半魔眼中,那,正是童话书里的大天使了。


维吉尔跟弟弟但丁不同,他从小就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东西,以至于从父亲那儿继承来的血统过早的燃烧起来,人类的身躯为此而饱受痛苦。

那黑暗的血脉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身体的苦难,更多是精神上的污染,他焦虑又紧张,时常质疑自身的存在,恶魔特有的对人类血肉的饥渴几次令他恐惧,无忧无虑的但丁正在他身边,而维吉尔的担忧正来源于此。

若有一天从噩梦中醒来,会不会看到啃成白骨的但丁呢?

年幼的半魔惧怕着,这深重的恐慌令他徘徊于黑暗的梦,无法解脱。

然而半年后,从来都不信母亲给他们兄弟两讲得那些童话的维吉尔,第一次在自己的噩梦里见到了传说中的大天使。

一开始他只以为那是自己渴望被救而产生的幻想,直到那大天使右手按在腰间形同阎魔刀的细长武士刀上,一道道亮银色的光辉无声无息的布满整个黑色梦境,常常追杀他,吞噬他的那群魔鬼一个个被切成细碎的小块,如同烟灰那样消匿无形了。

这,就是无可匹敌的,可怕的力量了。

抱着膝缩成一团的半魔幼崽呆楞的注视着那光辉之人,一直以来他听着父亲的传说长大,却并未见识过崇拜的父亲的力量。

今天,那令他血液也为之沸腾的可怕力量就这样直观的出现在他面前,令维吉尔在他未来漫长的人生中,一直深深的记住白色恶魔这一刻那不可战胜的身姿。


“嗯哼,原来是个半魔啊,也难怪会吸引这么多梦魇,好吧,迷路的小东西,你所惧怕的东西已经被我杀掉了,快点做一个绮丽的美梦吧~”

这大天使降临在他身前,声音低沉又优雅,那双湛蓝的眼睛直直注视着他。

“你是天使吗?”维吉尔站起身,对方的身形过于高大,使得小小的半魔只是堪堪到恶魔的小腿,幼崽犹犹豫豫的伸出手,想要摸摸垂谢在漆黑中散发着光芒的羽翼。

“啧,就知道你会这样问,可不要被我的外表蒙骗了,我可是魔界赫赫有名的北都魔帝!噩梦魔王沃尔特!”天使外表的恶魔不爽的开口,却朝着维吉尔单膝跪地,长着华丽鳞爪的手背蹭了蹭年幼半魔毛茸茸的脑袋。

他的动作非常轻,像在接触什么易碎的宝贝。

是吗?跑到小孩子的噩梦里,斩杀他们恐惧的魔王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天真的恶魔呢?

早熟的半魔在心里偷笑,果然还是大天使吧?还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天使。

“好吧,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呢?”小小年纪已经相当桀骜不驯的银发小鬼打掉脑袋上的手爪,对于自己软弱的一面被人看到感到很不自在。

“是你的哭泣声太大了,即使堵住耳朵也听得到,我说啊,撑不下去就找你那个万能的爹,小孩子就该和父母好好撒娇才是!”白色的魔王不在意的挥挥手,干脆盘膝坐了下来,他身上的光芒越来越盛,却并不刺眼,黑漆漆一片的空间在这月辉般的银纱下溃败,逐渐的露出梦境本来的模样。

“我才没有哭!恶魔是不会哭泣的!”皱眉反驳了一句后,维吉尔才注意到环境变化。

“是是是,你是个坚强过了头的小笨蛋,好了,天也快亮了,你也该起床给弟弟一个早安吻啦!”魔王漫不经心的一扯,在梦境中拉出一道光组成的门来,他伸展羽翼,用柔软的前端轻推着维吉尔,催促他快快离去。

还能再见到你吗?半魔注视着魔王的双眼,最终没有问出口,只是点点头,跳进回归现实的大门。



回到熟悉的惨白宫殿后,一路保持着莫名沉默的魔王一下子瘫倒进威严的王座上,狠狠的揉了揉布满鳞片的脸。

“啊啊啊!这幸福的感觉,我真的摸了维吉尔的头……这里果然是鬼泣的世界对吧!”

没错,名为沃尔特的魔王,其正是从某个不知名的地球穿越来的,这个世界在他那里,只是个很火爆的游戏。

只是游戏的主角们,恶魔斯巴达的那一对半魔双子,维吉尔和但丁,现在还是四岁的小孩子。

没穿越前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但这个游戏的内容却不知怎的深深的刻印在沃尔特的脑海里,不知自己原先的名字,也不知自己为何穿越,苦逼的男人只能作为魔王沃尔特活下去。

最惨的是,他其实也没有身为沃尔特的记忆。

最开始初临异世的混乱早就被神经粗的男人丢到脑后,白色恶魔觉得自己特别能适应恶魔的生活,当他听说魔界与人界的交界处,有个叫曼图斯的恶魔自称魔王,并且试图攻陷人间界的时候,北都魔帝只是大肆的嘲笑了一下不知哪里来的跳梁小丑,居然在没有被赐予魔冠的情况下擅自称王外,并没有对曼图斯这个隐隐耳熟的名字有所表示。

直到他再一次听说,曼图斯手下一个叫斯巴达的魔剑士,背叛了曼图斯并封印了他,为了人类对抗恶魔的事后,悠闲地喝着部下进贡的好酒的北都魔帝这才喷了一地。

花了点时间收集情报,派了阴影使者远远跟踪跑去人界的斯巴达,果然看到这三观莫名正直的恶魔到处收拾在人间作乱的恶魔,沃尔特无力的承认,这确实是鬼泣的世界。

而自己,八成是在原著中没出场的一位大魔王吧。

想想其实也对,曼图斯那种等级的恶魔要是就是统一魔界的魔帝的话,那么魔界的战斗力未免也太低下,现在想来大概那家伙只是因为领地靠近人界,所以对人类而言他就是魔界的唯一一位霸主。

但现实是残酷的,黑暗永远比光明更甚,魔界领地大的超出人类想象,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一共拥有四位掌控者。

他们分散于东南西北,刚好瓜分了整块魔界版图,实际上曼图斯占领的那块交界,也是北都魔帝沃尔特的地盘,只是这整个魔界都罕见的光属性魔王一般并不介意有人在自己地盘搞风搞雨,他喜爱混乱,对于制造混乱,矛盾,冲突,战争的任何人,沃尔特都是喜闻乐见的。

因为他真的很无聊,看戏正是其一大爱好。

老实说他也曾思考过沃尔特的身世,想知道到底是多牛逼的血脉才能传承出噩梦魔王这样的大神,但可能是身体原主并不在意这些,很多领土的老部下也说不出这位酷似天使的魔王的来历。

“认亲这种狗血事,估计在魔界不怎么流行吧……”没得到结果的白色恶魔挠挠头,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恶魔们基本没有逻辑,很大一部分认为吃掉自己的子女能给恶魔带来更多力量,所以血缘在魔界纯属扯淡,在这种情况下,沃尔特也不能特中二的站出来大肆寻亲。

于是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说回正题,特意去接触斯巴达的崽子们,沃尔特多少掌握了点未来发展走向,他当然没有插手的意思,斯巴达那一家子的悲剧充分说明了恶魔是多么不靠谱的人,哪怕是站在人类那边的魔剑士也是一样的。

因为恶魔并没有“家庭”这个概念,他们生下来,就已经是由残酷组成的独立个体了。

“唔……算算看,应该是七岁的时候母亲被杀,维吉尔被恶魔带到魔界来,弟弟但丁一个人躲避着追杀,漂泊在人间……啧啧,要不了几年,就能见到三代的V哥了。”

白色恶魔双脚搭在王座前的案几上,漫不经心的抚摸着腰间的伙伴。

“你也想跟那小家伙的阎魔刀比划比划吧?葬礼。”

叫做葬礼的纯白武士刀优雅的颤动一下,又安静下来。

“哈哈哈,当然咯,即使我真的满欣赏V哥的,但我毕竟也是个魔王嘛,没有价值的东西,我可绝不会留活口喔~”安抚的拍拍葬礼,沃尔特眯眼笑了起来,对于精彩的未来十分的期待。

评论

2014-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