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DMC)命运的玩笑

二、

沃尔特是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吵醒的。

前一段时间他隐隐有些危险的预感,心脏痛的了不得,但仔细查看也没发现是什么地方的危险,没办法之下,这可怕的魔王想到了最佳的应对方式,就是睡觉。

并非玩笑,作为掌控着梦境的魔王,在他睡着的时候,自身是无敌的,法则规定了这一点,任再强的人也无法打破,除非敌人也掌控着法则。

“要真是那种高手,我就认栽吧。”噩梦魔王喃喃自语,跟部下交待了一声,就陷入长时间沉睡。

而现在他被哭号声唤醒。

那声音相当稚嫩,有点类似幼鸟的悲鸣,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放大了十倍,在魔王的脑海里不断播放。

“救救我!!救救妈妈!!救救弟弟!!”

这声音不断地喊,越来越大,沃尔特实在无法忽略过去,只得带着深重的起床气醒来了。

“吵死了!吵死了!我只是个光属性的恶魔,又不是真的天使,为什么要实现人类的愿望!??”

不满的低吼一声,为了停止这噪音,沃尔特不得不启动好久不用的空间撕裂能力,去他最为鄙视的人间瞧瞧打扰魔王睡眠的到底是哪路英雄。

他降临在一个到处着着火的小镇子里,早忘了人界地图的沃尔特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鬼地方。

这是个被恶魔攻击了的小镇,一片片悲泣与哀嚎混合着恶魔啃食肉体的贪婪撕扯,奇异的为这幅末日画卷增添了不少魅力。

“……哼哼哼!斯巴达的后裔在哪里?我要吃掉那叛徒的崽子!!”

听到这些恶魔的疯狂大笑,沃尔特瞬悟。

“原来已经进行到这里了?看来我睡着的时候,斯巴达已经封印了混沌魔王啦,今天就是维吉尔和但丁的命运转折吧……不错,不错,好歹可以看场好戏。”

魔王恶质的低笑,将身影藏匿于光线里,要他也出现在游戏中,所有的职业风格一定就被称为光明杀手了吧。

不远处的一片废墟前,美丽的女子带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白发孩子奔逃着。

“快跑!维吉尔!但丁!快跑!”

美丽的女子强抑颤抖,拉着茫然无措的兄弟两拼命的跑。

“哟~是个美人儿,斯巴达那家伙真是好艳福啊……可惜我这辈子是个恶魔,不能随便祸害人类美人的一生,不然我也在人界开个后宫啥的,一定很爽……”看戏的魔王摸摸下巴,视线最终落到维吉尔身上。

“奇怪啊……上次也是这次也是,为什么维吉尔强烈的呼喊总是能被我听到呢?难道他身上有什么特质跟我有所共鸣?”沃尔特若有所思,耳边的悲鸣一直没停,令他有些焦躁。

当年在黑暗里瑟缩的小孩子长大了一丁点,脸上挂着强忍恐惧的戒备,幼小的年龄令这戒备看起来更像个炸毛的猫咪,他小心翼翼的护着满脸泪痕的弟弟,抓着妈妈的手用力的发白。

这么这么的脆弱,只要轻轻一击,就不复存在。

“………………”白色恶魔皱起眉头,焦躁感令他失去了看戏的心情,还是早点回去深渊城堡,看看他的将军们有没有新战果好了。

你会后悔的。

说笑的吗?恶魔怎么会有后悔这种东西!?

你会后悔的。

我才不在意他们的下场,我只是欣赏十多年后的那个维吉尔而已。

你会后悔的。

不经历这些转折与变动,他们永远无法成长到跟我一战的地步!

现在不回头,展开翅膀护住他们的话,未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为此失声痛哭的,我的主人。

“混蛋!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主人啊!”被自己的爱刀搅得烦躁不安,恶狠狠的敲打一下白色的刀鞘,白色恶魔只是犹豫了一瞬,骤然出现在斩杀那美丽女子的恶魔身前。

“污秽的东西,还是早早变成灰烬吧!”


没想到那天使还真的来了……

妈妈和弟弟震惊于那光辉的身影利落的动作,维吉尔心里倒是有点复杂。

“喔……是那家伙吗?大概是个巧合吧,从以前起,他就很爱到处闲逛,是个非常不坦诚的家伙。”

当年从梦中醒来,维吉尔将看到天使的事情告诉了父亲,那时候,名震天下的魔剑士表情相当之复杂。

“不用太担心了,维吉尔,以后如果再遇到困难的话,就在心里大声的呼唤那天使告诉你的名字吧,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也说不定。”

果然是很意想不到的效果……不过,应该是暂时安全了吧。

刚才狂妄的追着他们的恶魔没一只能靠近天使,就被他身上突然高亢暴起的金色光芒焚烧成灰,明明是个魔王,这时候的背影看起来却如此可靠。

“喂!维吉尔!那是天使吧?这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啊?好酷!”脸上挂着泪珠,紧紧抓着他袖子的蠢弟弟一脸兴奋的不在状态着。

“笨蛋!要真是天使的话!作为半魔的我们不也是他清除的对象吗?你在高兴什么啊!?”维吉尔紧紧握着阎魔刀,他没有回头看他的弟弟,只是牢牢地盯着天使的身影,尖锐不似孩子的眼神里藏着显而易见的戒备。

他们的妈妈,美丽的伊凡夫人恐怕是意识到了帮助她们的并非什么天使,即使再像,这世间也绝不会有天使会响应人类的哀求。她眸子中的顾虑未除,细白的手指在斯巴达之剑上颤动着。

这时,终于清除完恶魔的天使收拢六翼,轻飘飘的降在她们面前。

“好吧,我知道你们也很不想看见我,都是你的错小鬼!你实在是太吵了。”顿了一会儿,沃尔特发现他早就丧失了跟人类沟通的能力,面对两位满脸戒备一位一脸好奇的家伙们,他真心组织不出像样的语言。

本能的,他不太想跟斯巴达的家人距离的太近。

“是你自己多管闲事!”被指责太吵的熊孩子维吉尔立刻反击。

“维吉尔你居然偷偷认识了新朋友!太坏了!”反应过来哥哥居然认识这个天使,熊孩子二号但丁哀怨的瞪了哥哥一眼。

“这位……这位先生,谢谢您救了我们。”温柔的母亲立刻阻止孩子们说出更失礼的话,


评论

201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