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DMC】纽带

一、

当我发现刀鞘末梢崩裂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找了块烤的发红的黑曜石坐下,我开始沉思上次发现一条裂纹是什么时候的事,在脑海里翻找半天后还是决定放弃这无意义的行为。

我已经上了年纪,除了身手没有退步,记忆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我不太记得自己在梦魇荒原徘徊了多久,也快记不清自己为什么不离开。

不过那无关紧要。

我不能再待下去,武士刀的攻击多数出于拔刀术,刀鞘简直是其中最关键的环节,必须找到合适的代替品才行。

如果失去了人类的身体,人类的心,人类的灵魂,那么这个存在还能被称为人类么?

我不知道答案,这次重生并不令我感到愉快,大概因为我成了一只纯粹的恶魔。

魔界很大,我没兴趣一寸寸搜索什么恶魔的皮甲适合做鞘,最好的方式还是求教专业人士。

我携带的行李不多,在魔界行走你也真的不用带什么,杀戮才是这片土地的唯一需求,只要你够强,总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腰间的小包裹展开是张柔软的皮,一般用来擦刀,里面裹着一块用来点火的魔法宝石,一柄剥皮屠宰用的短剑,一团细丝样的龙筋(我宰过龙,这是真的),还有一个长宽高和拇指差不多,小的可怜的水晶瓶,这是施展过空间魔法的,里面装有大量的净水。

最后还有一盏小巧精致,指肚大小的提灯。

老实说把这娘娘腔的东西带在身上压力真的很大,我不止一次担忧,若是有天我被更厉害的恶魔杀了,这东西就要作为我的遗产,丢尽我的脸面。

不过至今为止,我还没能遇见那样的高手,这忧虑也就成为偶尔滑过脑海的叶子,不再出现。

将魔力输进去,灯盏开始发出冷绿色的光芒,魔女那令人不舒服的阴冷气息从中散开。

我皱皱眉,这个陌生的感觉,不是给我灯盏的魔女。

“你是谁?”好久没开口,我都快忘了自己的声音。

“哎呀,请不要这么冷冰冰的嘛,我是时序的魔女玛莎,以后就请尊贵的陛下跟我进行交易吧~”

灯里传来人类少女软绵甜美的声音,我几乎都闻见果实腐烂的奇异甜味。

这就是魔界,死亡比呼吸还简单,我就在这样的地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着,既不会厌倦,也没觉得满足。

我并不介意交易的对象,对我而言,那些东西不管叫什么名字,在我眼里只有魔女一种称呼。

“告诉我适合做鞘的皮。”

唉,我本来并非这么冷冰冰的恶魔,也曾有过轻狂的时光,我的弟弟那时候总是讽刺我严苛死板的像块石头,为了证明我确实具备高阶大恶魔的魅惑能力……我确实干了不少蠢事。

当然,那都是过去了。现在的我,已经没什么好在乎的了。

“陛下啊,最好的皮子,您不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是什么吗?”魔女不怀好意的轻笑。

我没有回答。

魔女大概感到无聊,她等了一会儿,才失望的拉长调子开口。

“太过不解风情可真是浪费您那张神赐的俊美容颜啊……好吧好吧,只是一个小小的消息的话,我倒是可以免费告诉您,魔女们对于美人向来是很大方的唷~”

……对付喜欢调戏人的魔女,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无视她们或者反调戏回去,一般的只有我那个蠢货弟弟才干得出调戏魔女这种降低格调的事。

“您要的材料在阿格那大荒原北部的死火山带,那些三头毒火龙的皮翼大概能满足您的需求了,英俊的陛下~”

“黑疫巨龙和赤火龙的杂种?知道了。”

“对您而言,万物皆为卑贱之物啊,我的陛下,请务必要听信我的劝告,从地狱边境的黑水废墟绕路过去吧!您一定会遇到不可思议之人。”

魔女的声音严肃起来,那种带着一点预言意味的话语不由得使我厌恶。

被命运掌控,不是我的风格。

但是。

我可能遇见的,是不是我所等待之人呢?

如果我还是人类的话,现在大概已经心跳加快了。

不管怎样,总要令自己不后悔。

这么想着,我起身拍拍斗篷下摆,再次踏上未知的旅程。

评论
热度(2)

2014-04-1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