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鹰与湛蓝之空

二、

教皇英诺森二世的名头在这个年代比一般的国王都要好用。

尽管萨拉森大军一向与东征十字军们是仇敌,但多少知道轻重的阿拉伯人们还是明白,罗马教廷的神圣之子米迦勒若是在他们手下出了半点事,陪葬的绝不仅仅只是几个无脑凶手。

所以,当我出面会见了萨拉森这次的将军,并与之密谈之后,轻易的打发走了那群虎视眈眈的弯刀骑士们。

我带着略有憔悴的艾哈迈德·索菲安来到奥马尔的家时,那英武沉默的男子正和自己十一岁的儿子大眼瞪小眼。

“米迦勒!!”年轻的小鹰崽惊喜的奔跑过来,那带着一本正经的克制崇拜的眼神委实令我飘飘然。

小孩子的赞美最为纯粹,远比一般的言语更令我失控。

“你是怎么做到的?天使的魔法吗!?”他围着我转了一圈,大概是因为父亲与叔叔在的缘故,显得有些拘谨。

“艾哈迈德,你没事儿吧?阿泰尔!别乱说话!”名为奥马尔的男人警惕的拉过他被俘虏的同伙,戒备的侧身拦住他的儿子,不动声色的感谢道:

“无论立场如何,我们马斯亚夫的所有民众都谢谢米迦勒殿下的帮助。”

唉,我真心懒得拆穿他虚伪的言语,这是连我这个恶魔都不信的鬼话,冷哼一声,看在一边逐渐不知所措的小鹰崽的份上,我还是很勉强的欠了欠身。

“举手之劳罢了,奥马尔阁下不必如此客气。”

我虽然懒了点,但不代表我是个傻子,你们这村子里的居民各个走路悄无声息,不正是传说中的阿萨辛大本营么?

和敌人虚言假意实在无趣,我只想完成和小鹰的承诺赶紧离开,不然不过几日,不是教廷方面先把我绑回去,就是这些个刺客忍不住掀下我的脑壳。

我歪头盯着那双金眼:“答应你的都做到了,小家伙,我可得快点跑路了,下次若有缘再见,可能就是彼此的仇敌。”

幼崽愣怔着,没有明白我话中的含义。

倒是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令在场的两个刺客紧张起来。

“别怕啊,我未来的敌人们,你们在怕什么呢?我又并非真正的米迦勒,能轻易引导战局的胜利,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然后在我的掌控间肆意反抗,想想看,那将是多么美妙的场景。”我轻蔑的撇嘴,人类就是这样,脆弱又渺小,并且毫无价值。

我的话并未使他们放松,反而,奥马尔看起来活像下一秒就会把他袖子里那亮闪闪的玩意儿塞进我的脖子。

嗯,我还是赶紧跑路的好,现在的我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若是来那么一下,可真要去地狱见我相看两厌的兄弟了。

“好啦,这回可是真的,小东西,希望这回就是永别啦。”

我撩起帐篷帘,高兴地朝幼崽挥挥手,干脆利落的优雅离开了。


阿萨辛有着极其完备的情报系统,尤其是他们的老对头圣殿骑士们,几乎可以说一有动向,阿萨辛的情报库就有更新。

其中罗马教皇英诺森二世的私生子米迦勒的档案被画了个极度重视的符号。

那些堆成山的情报有几乎四分之三都在赞扬这神圣的宠儿是一个如何耀眼聪慧善良正直的人,曾近的阿萨辛刺客们都觉得老对头这洗脑神功更上一层楼了。

直到他们这次见到了米迦勒的真容,不得不承认,这些赞扬真的并非完全虚假。

他简直像是会发光,纯粹的掺不了一丝杂质,傲慢又任性,还有孩童般的天真残忍。

“阿泰尔,你听好了,那个男人非常非常可怕,远离他,忘记他,或者有一天试着杀死他,决不能被他所迷惑。”

终于晋级为刺客大师的阿泰尔仔细抚弄着左手的袖箭,沉默的点头。

距离年幼的那次转折已经过去十几个年头,昔日的幼崽早已成了冷静沉默的可怕杀手,幼年那曾帮助过他的男人的影子却从没有一天从他的梦中消退。

那是他发现的光明,是他认知中的强大,他理所当然的该去找寻那光明的背影,无论是作为故人,还是仇敌。

那是我的启示。

阿泰尔告诉自己,整理好装备,骑马踏上前往耶路撒冷的道路。


曾今强大的灵魂迫使今生脆弱的身体发生改变,这种神奇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变化在我的小心遮掩下成功化作对天授神权的巩固,我穿着着华丽繁复的金银线织绣的贵族服饰,剪裁得体一丝不苟,每一丝银发都妥帖的附着脑后,像任何一个腐朽的贵族君王那样,我也稍稍留了一撮胡须来掩饰自身与年轻时毫无变化的容颜。

我的仆人们赞美我清澈依旧的蓝眼睛,如同神赐的最耀眼的蓝宝石,岁月无法在其中留下痕迹。

我矜持的接受赞美,并对他们诉说伟大的主对我的宠爱与恩赐。

多么可笑的场景呢?你们的一举一动不能再古老的恶魔眼中沉淀,奢靡精致的背后是鲜血浇灌的残忍,我不疾不徐,慢条斯理,生活对我而言仅仅是个消遣。

那是当然的,真正能影响我的那个讨厌的蠢货,不早早的背叛我们,独自死在不知名的圣地了么?

你看啊,我们这一对恶魔兄弟是多么憎恨彼此啊,即使通通迎来死亡的终局,也无法再相见。

我百无聊赖的支着下巴,纤长的食指漫不经心的戳弄着会议桌上装饰用的花朵,两相衬映之下,被灵魂魔力所洗礼的柔嫩肌肤竟比娇弱的花瓣还细腻。

我的两侧坐着圣殿骑士团的各位团长们,他们正激烈的为更多利益费尽口舌,诸多视线隐晦的在我身上打转,饱含着重重掩饰下的淫欲。

我故作不察,忽略那些过于灼热的视线,对于恶魔而言,这欲望的眼神正是魅力的体现,是对我自身能力的赞美。

没办法,越美丽英俊的恶魔,力量越强,这边是魔界的法则。

但我现在身处的可是光明的大本营,某些邪恶的心思还是趁早打消的好,我的这些贪婪的部下们也未必有那个胆子真的将教廷的神之子染上自己的颜色。

草草结束会议,我收起所罗门秘藏的报告,回到我处于耶路撒冷皇宫般豪华的休息所。

自从被教廷派往此处已有十年,我也渐渐厌倦了这里虚假的繁荣。

打开卧室门,我一瞬间警觉。

恶魔的魔力无法充溢这人类的躯体,只能在灵魂中流转,但敏锐的嗅觉依旧令我察觉一种清淡的,沙漠燥热的味道。

“哼,别躲躲藏藏啊,小老鼠,我可不是那些任你宰割的圣骑士羔羊,想要冒犯我,只凭你是做不到的。”

我颇桀骜的出声,不动声色的观察空荡荡的卧房。

白衣刺客从墙角的书柜旁走了出来。

鹰喙般的兜帽影子里,一双灿烂的,冰冷的金色眼睛安静的看着我。



评论

2014-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