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锁链

第一章:漆黑的狩猎者

多拉格·萨尔索斯坐在圣艾诺克大教堂洁白无瑕的阶梯上,倚靠着精致大气的雕花廊柱百无聊赖的打瞌睡。

进进出出的神职人员畏惧般的从离他最远的阶梯上下,忌惮恐惧着窃窃私语,黑发男人的方圆百尺内,似乎有一个令人战栗的无形气场,仅仅是接近就毛骨悚然。

多拉格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抬手擦去眼角流出的血迹。

没错,是血迹。

因为魔族是没有眼泪的,他们浸润双眼的总是自身高温的血液,即使是悲哀的哭泣,仍狰狞不祥,这正是他们被称为魔族的原因。

黑发的高挑魔族有着远超一般水准英俊魔魅的脸,金色的眼睛赤红的竖瞳令他添了几分野性,此时他心情并不好,也因此带着恹恹的倦怠,若不是魔族特征过于明显,一定有人愿意冒险上前搭讪。

还没等正午的阳光滑过教堂闪亮的光瓦,他所等待的人就从那扇无论怎么看都无比想踹的白色大门里走了出来。

轻巧,富有节奏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多拉格没有回头。

“太慢了!我又不是你的跟班,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要我跟着来?”

“你就不怕我进去就出不来了吗?”一身漆黑的狩猎装,腰间别着一黑一白两把远超规格的大枪,多拉格的搭档,名字叫做Ray的纯种人类勾起一个嗤笑,习惯性的捻了捻卷卷的鬓角。

“喔~比起那个,我倒是很担心这些跟你做交易的神父的姓命呢~”多拉格借着搭档的拉力起身,讽刺的拖长音调,金色的眼瞳微微眯起,在雷冷峻的脸上划过。

明明不是魅惑人心的淫族,为什么偏偏比任何淫族更能激起人的某些冲动呢?自制力可怕到非人类的狩猎者默默地想,换了个姿势掩饰自身某部分的变化。

“恩克尔大主教要是听见你这句话,一定会高兴到哭出来的。”

出生入死的搭档们一路惯性的斗着嘴,来到专门为狩猎者开设的酒吧,获取新的任务及最新情报。

一推开门,爆满的酒吧先是安静了一下,立刻传来豪爽战士们的热情招呼声:

“哟~雷回来啦,哈哈哈我就说巴顿领主根本难不倒雷嘛~”

“多拉格先生!我可等您很久了,请帮我锻造一下武器吧!”

“哇!老师,那就是世界第一的魔物狩猎者吗?看起来真的好强啊!”

“佐亚,气色不错啊。”雷在摩西过海般恭敬分开的众人中冷淡的走过,来到吧台跟侍者打了个招呼。

“哈哈最近生意不错呢,雷先生还有多拉格先生,还是老样子一杯时间灰烬一杯赤炎血浆?”侍者笑了笑,放下手中擦拭的杯子。

“我的换成愤怒雷霆。”多拉格慵懒的趴在吧台上,对于雷在圈子里的魅力表示不屑。

“哦?多拉格大人心情不好吗?”佐亚愣了一下,多拉格和雷是他这里的常客,对于他们在什么心情的时候点什么酒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多拉格有着魔族特有的喜怒无常,一旦心情阴郁,很难让他短时间内快乐起来。

“不必管他,只是任务的时候碰到熟人了。”雷瞥了还在生闷气的某人一眼,觉得就一位活了三百多岁的黑暗魔龙而言,多拉格意外的像小孩子。

与深沉危险的外表不同,内心相当直率纯粹,很有幽默感,比一些纯种的人类还更有人情味。

对于雷而言,多拉格不仅仅是搭档那么简单,他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是支撑他走到现在的动力。

有些狩猎者断定雷不是纯种的人类,因为人类中是没有黑发黑眼的,但实际上,雷只是并非这个世界的人。

他出生在一个和平又安全的世界,没有种族厮杀,没有信仰倾轧,没有掠夺战争,唯一称得上危险的也不过是小规模的黑手党火拼,作为一个小家族的长子,年仅六岁的雷虽不至于纯洁的一张白纸,却也还在父母的精心保护之下过着标准的小少爷生活。

所以在卷入两个幻术师的争斗,无意间来到陌生可怕的危险世界的幼小少年,只是一味的哭泣发抖,连活下去的能力都没有。


评论

201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