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生命里的雷声轰鸣

第一章:夏季第一场雨

雷伊·萨尔塔回到彭格列总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这位风尘仆仆的九代雷守提着一只小箱子,低头看看裤脚沾染的些许灰尘,微微皱了皱眉。

“九代目休息了么?”高瘦的白发男子低声询问接过他外衣的女仆。

“雷、雷守大人,首领还在书房工作,他吩咐您回来后可以在府邸休息,其他的事明天上午再谈。”被英俊男子过于侵略性的眼神看的脸红心跳,小女仆低头盯着脚尖说道。

雷伊点点头,“我知道了,那么我回房休息,请帮我去劝劝首领,让他早些睡。”说完他提起箱子上了楼,明明踩着光洁的木地板,却没发出任何一点儿声音。

“呼……真的好帅好有气质!而且很关心首领呢~”女仆忍不住傻笑一会儿,才匆匆跑去书房了。

虽然是彭格列九代雷之守护者,但雷伊本人在彭格列总部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因为他作为彭格列特殊暗杀部队瓦利安的Boss,并没有固定的住处。

其实历代瓦利安的Boss应该是由彭格列的血脉担任,遗憾的是这一代的彭格列首领并没有什么亲属在世,而且全彭格列上下都明白,九代雷守雷伊·萨尔塔,绝对是最忠于彭格列的人。

萨尔塔本来是个黑手党里的小家族,这个家族大概是天生的刺客一族,血脉带来的天赋就是隐匿,这种隐匿厉害到连彭格列的超直感偶尔也无法觉察的地步,可惜杀手本身就是上位者手里的工具,这个家族延传到雷伊这一代已经没落,为了保住萨尔塔的延续,年仅五岁的雷伊就作为萨尔塔四代首领的长子送到那时还不是彭格列九代的迪莫西奥身边做人质。

雷伊·萨尔塔也因此陪伴着年轻的迪莫西奥一起,成长为今天的彭格列新一代,他本人也是跟了彭格列九代最久的心腹爱将。

迪莫西奥对雷伊的百般信任并非只是因为那是他年轻时的玩伴那么简单,雷伊为人冷漠残酷,内心坚韧强大,虽有些寡言少语,但敏锐睿智,行动力极强,做事效率超高,擅长布局等诸多优点令他总是为家族解决最大的难题,就像雷之守护者的意义那样,将家族受到的伤害一手承担加以解决,对敌人猛烈攻击。

因为八代目死的太仓促,当年迪莫西奥上位的时候遭遇的不仅仅是来自外界敌对家族的攻击,还有内部有心人士的反叛,最令年轻的九代目感到绝望的是,反叛的正是家族的二把手,与历代彭格列首领有着一样职权的彭格列门外顾问首领。

在这些噩梦级的难题面前,唯一能保持冷静的雷伊,终于展现出沉默的野兽那狰狞的獠牙,白发的高瘦男人有着萨尔塔家族特有的“日冕瞳”,兴奋起来的时候瞳孔是滴血般的赤红,那双魔鬼般的眸子给彭格列的敌人们带来的是可怕的地狱,注视同伴时又显得沉稳可靠。

日后被称为“彭格列地狱犬”的男人雷厉风行的干掉了大部分蠢蠢欲动的小家族,派暗杀部队或暗杀或控制将彭格列上下来了个大清洗,并且及时抓住了一个机会,以私人决斗的名义拼全力干掉了那时成名多年的门外顾问首领,在联合彭格列的同盟家族们之后,迪莫西奥不仅仅坐稳黑手党教父的王位,还将彭格列的威势生生扩大一层。

黑手党世界的纷争不断,但这些年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也让整个世界的黑手党圈子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雷伊·萨尔塔还活着一天,彭格列就绝不会倒下。

洗了个热水澡,冲去身上挥之不去的硝烟味,雷伊坐在床边擦着头发,彭格列的客房布置的都大同小异,暂时放松下来的雷守整理好明天需要汇报给首领的文件,随即半靠着床头,双手在腹部交叉叠笼,闭目稍息。

倒不是说在自己钟爱的家族本营还无法放下防备,只是雷伊·萨尔塔这个人,并不具备睡眠这项资格。

“睡眠”是雷伊取得这个世界合法身份付出的代价。

在成为雷伊·萨尔塔之前,他是被称为“盖亚武装”的世界守卫,主要工作就是负责修正影响到世界平衡的大小事务,他本人偏擅长的是“清除威胁”,也就是穿梭于各个时空,依照盖亚的意志杀死能力过强的“非人类恶意志”。

一直以来,他本人都算是勤勤恳恳,大概是上司盖亚的奖励,这次的任务是“修补规则”这种驻扎性任务,为此雷伊也算是可以松口气,体验一下久违的人类生活。

因为并非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即使是盖亚的手下,也要遵循规则付出“睡眠”作为代价,在这个世界常驻。“盖亚武装”经历远非常人可以理解,对他而言,一生都无法睡眠并非无法忍耐。

至少,暂时的结束了永恒的漂泊,他已心满意足。

考虑到昨晚他的首领迪莫西奥估计工作到很晚,第二天雷伊特意吩咐女仆等首领自然醒之后在告诉他。

结果就是他在射击场完成当天的训练量,顺便去情报处取了当天的情报,几乎快到正午的时候,才在书房见到了看上去颇为精神的九代首领。

“哦,雷伊,你都快把我给宠坏了。”有着威严温和的棕色眼睛,黑手党界说一不二的教父亲昵的抱怨着给了许久不见的雷伊一个热情的拥抱。

“睡眠很珍贵。”永远都好像雪山般亘古的男人淡淡的回答。

“明明在谈判的时候言辞犀利,为什么生活中就这么简洁啊……对了,这次去罗马的感觉如何?”

接过心腹爱将递上的文件,九代首领并没打开看,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温和的直视着一丝不苟的坐在眼前的白发男子。

“复仇者监狱还是老样子,最底层有危险的气息,若是硬性突破的话——”

“等、等一下啊雷伊,谁会想与复仇者监狱为敌啊?我只是想问问你对罗马的感想而已。”哭笑不得的迪莫西奥打断面无表情男人的危险言论,深觉这家伙的职业病已经无药可救了。

稍微愣怔一下,面对首领一向从不掩饰的雷守略带犹豫的回答:“罗马吗?市场太小,又被帕拉莫家族管理的滴水不漏,外来势力很难插手,我不建议这么做。”

迪莫西奥已经忍不住捂着脸哀叹了。

“不,请务必别那么做,雷伊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还是第一次去罗马,我只想知道你对那城市的观感,旅游啊建筑啊人文风情之类的……”

聪明睿智的雷守这次是真的被自己信任的首领给搅糊涂了,他难得一脸茫然,迟疑的征询。

“这些……跟任务有关吗?我只是就托蒂拉联盟违反盟约一事跟复仇者监狱报备,并未做其他侦查,如果首领需要的话——”

“呃,谢了雷伊,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生活而已,现在我们谈谈复仇者那边的回复吧。”揉揉太阳穴,英明伟大的教父无奈的放弃自己的打算,将话题导入正轨。

五岁的雷伊来到迪莫西奥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快二十岁,因此一直以来他都将雷守当做自己没有血缘的弟弟看待,只是雷伊的性格过于独立,即使后来成为六位守护者之一,也比云守更为孤僻。

在了解他的迪莫西奥看来,雷伊是他见过最不会生活的工作狂,这白发男人就像继承仪式效忠时发的誓言那样,将自己的身心毫无保留的献给彭格列,除此之外,他本身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

没有兴趣,没有喜好,像台高精度的仪器那样,完完全全只为彭格列而活。

换做其他家族的首领恐怕只会对有这样的属下感到欣慰与得意,但迪莫西奥是个内心温柔高洁,相对温和稳健的首领,他更乐意看到自己视为弟弟的男人发自内心的微笑。

一直以来都抱有这样的想法,九代目早早设计好了改变雷伊枯燥生活的计划,他内心犹豫一下,还是在雷伊汇报完阶段工作后,开了口。

“虽说将完成一半的任务从你手里夺走有些残忍,但是我的雷守,恐怕我这里还有个更急迫的任务需要你放下现在的工作,全力帮忙。”

“一切遵循您的意志,首领。”果然白发男子毫不犹豫的放下准备处理的情报,日冕般的镶金双眸坚定又果决。

“很好,是关于肯赛罗涉嫌参与人体改造的事情,虽然维护秩序是彭格列的责任,但肯赛罗钻了空子将自身立场放在白道一边,我们很难名正言顺的对其制裁。”

提到自身所守护的东西,一向从不发火的温和派首领露出难得阴沉的表情。

“他们踩到了我的底线,雷伊,这次你得作为一个接到任务的普通杀手,将肯赛罗变为历史,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做得到。”

也就是说不能动用瓦里安的力量么?

雷伊对此的回答只是有力的点点头。

“也不用太烦恼,我这次专门请了一位一流的杀手先生跟你搭档,我想你们一定可以愉快的相处的。”交代完的迪莫西奥重新露出包容温和的笑容,示意女仆去请客人前来。

更擅长独立作战的男人没有开口,他一般不会反驳任何出自首领的决定。

只是难免的,对于首领专门提起的杀手先生,雷伊多少起了些微的好奇心。


评论

2014-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