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生命里的雷声轰鸣

第二章:夜色中的合奏畅想

见到雷伊的第一眼,R感到窒息。

地下势力里谁都知道九代雷守才是彭格列最大的底牌,这可怕的男人也没少跟杀手界的诸位接触,却至今没几人见过他的真身。

以往无聊的时候,R也猜过,这位负责彭格列最见不得光的雷守为什么要保持如此神秘的态度,连彭格列九代目的继承仪式,他也以清除反叛为借口并未到场。

现在想想,大概是怕遮掩了九代目的光芒吧。

因为提前得到彭格列九代的通知,在雷伊回来之前他们已经详谈过,九代的心情在R看来虽然幼稚又愚蠢,但毕竟是这位黑手党教父当做最高级别的委托交给他,为了杀手的良好信誉他也要尽力完成才是。

跟着前来通知的女仆来到彭格列九代的办公室,一进门R就顿住了脚步。

这个举动其实非常失礼,使得雷伊跟迪莫西奥都看向他,但R一手扶着帽檐,一手下意识的绕绕卷曲的鬓角,眼神凝在雷伊身上无法离开。

白发雷守一向冷淡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困惑,良好的耐心与修养使他安静的注视着眼前的顶尖杀手,不发一语。

没有谁比迪莫西奥更理解R此时的作为了。

没有一定实力的人,是绝难体会到初见雷伊时的那种震撼。

那是极端的纯粹。

绝对的力量,完美的容颜,优雅的气度,毫不动摇的信念,出身于可悲的没落家族,有着耻辱的过去,干着最肮脏的工作,这男人的灵魂竟然依旧如永恒的钻石,没有被划上一分一毫的痕迹。

他应该是与他们同级的存在,应该在某个领域拥有近乎王者的绝对权力,应该统领着他的臣民,带领众人创造新的时代,甚至凌驾于一切之上,俯视众生才不至于埋没那璀璨的光芒。

但白发的年轻雷守收敛所有,将自己隐藏在彭格列灰暗的影子里,那双独特的,仿佛日蚀般的锐利双眼中,沉淀着唯一的信念。

守护彭格列。

这一刻,R不由得嫉妒起来。

早已腐朽僵化,被雷守强行拖拽起,却用丑恶的面目刻意埋没这强大的男人,这样的彭格列有何德何能得到他的效忠?

不过他到底是世界级的顶尖好手,即使因为年轻一时心思浮动,也很快的回过神来,对着黑手党中最顶峰的二人露出既不傲慢也不惶恐的得体微笑。

“午安,迪莫西奥阁下,今日能见到您最信任的左右手雷伊先生,真是不甚荣幸。”

“过奖了,雷伊,这位就是杀手界大名鼎鼎的R先生,想必你是听说过的,他就是你这次任务的搭档。”九代也忽略R之前的愣神,介绍起来。

“您好,久仰大名了,R先生,请直接叫我雷伊即可。”白发的冷峻男人点点头,微微施礼,他性格虽然也相当高傲,但对于强者总保持着尊敬的态度,眼前这个一身黑的清瘦杀手有哪些可怕的过去,他的脑子里面一清二楚。

“那么,也叫我R就好,毕竟,接下来我们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呢。”倾身回礼,杀手压了压帽檐,阴影下的眼睛既锐利又深沉,更大的好奇心与探知欲被激起。

好在,时间才刚开始。


谈妥委托合同,两个心思慎密的人在彭格列情报处取走了大量资料,便就此失踪了,以雷伊的能力,即使他们在彭格列大本营所在的西西里,这个到处充斥着彭格列耳目的土地上,想找到他们的行踪也绝不可能。

巴勒莫北区,一处最普通的低档次居民区,一间仅仅八十平米的小公寓中,当代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两位杀手在客厅地毯上对坐,视线都交集在中间白花花的一大片情报文件上。

气氛肃然凝固,身着简单白衬衫的R盘着膝,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成熟魅力。

他的心情远不如看上去那么淡定,通过几天的观察,这位任务百分百成功率的杀手发现一个令他无比头大的事实,这次的委托,估计要栽。

倒不是指规模庞大根系深的肯赛罗组织,R虽不至于自大到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却也真的没把这种区区二十年历史,几乎没什么隐藏力量的组织放在心上,即使他们的确人多势众,但他这边也有堪称核武器的彭格列地狱犬,委实不用太费心力。

让他无比头大的对象,正一丝不苟的穿着随时能参加晚宴的三件套西装,端正严谨的盘坐在廉价地毯上,永远皱着眉,泛青的嘴唇紧紧的抿成一线,专注至极的测算着任务耗时。

一时间小小的屋子里只能听见笔尖在纸上划过的沙沙声。

表面上R接到的是关于肯赛罗的委托,实际上彭格列九代与他另有约定。

“我最心爱的守护者,我将他视作自己的亲兄弟,这些年为了彭格列,他牺牲的太多太多了。”

“虽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意愿,但他将一切献给家族,没有亲人没有血脉,不渴望爱情不接受友谊,从不高兴也绝不悲伤,什么都不讨厌也什么都不喜欢,这样的他令我恐惧。”

好像活着却已经死去。

“即使我命令他卸下责任,他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是独自发呆,所以我想,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想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鬓间已有斑白的黑手党教父温和的看着他道,眼中有微弱的恳求。

R接受了委托,但从见到雷伊的第一面起,让他有了放弃的冲动。

他可以令高山成沧海,却无法改变一个人的觉悟。

五月初带来的不仅是燥热还有潮湿,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地中海气候所特有的闷热,被称为地狱犬的白发男人毫不动摇,处理事物的神情专注平静,目光严谨,对R锐利的审视眼神视而不见。

如果仅仅是一个微笑的话……

第一杀手兴味盎然,许久不曾出现的挑战欲望鼓动他露出一个稍显邪肆的笑容。


肯泰罗的水很深。

经过近半个月的打探,终于重新聚头的两人得出共同结论。

肯泰罗坐落在德国巴戈利亚阿尔卑斯山区地底,靠着错综复杂的地形与少量人工雾霾掩饰,是一座半埋于地下的研究机构,对外宣称是动植物保护基地。就现有情报来看,其自身的防卫机制几乎可以称得上固若金汤。

令雷伊与R大皱眉头的并非它的防卫森严,而是这新生组织背后硕大模糊的不祥黑影。

“我分析了六份信息,并从俄罗斯那边搞到了一些资料,初步判断,肯赛罗背后站着的是黑狮子。”雷伊递给R一张文件,表情仍平静而淡然。

黑狮子,德国最老牌的黑手党家族冯科西诺的Boss,这是个比彭格列还古老的家族,虽然迄今为止发展与彭格列井水不犯河水,但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彭格列并不喜欢这种可以分庭抗礼的庞然大物。

“哦?那可不妙,单单是肯赛罗,我们对付起来也很吃力了,要是还要对上冯科西诺……”R打量了几眼报告,信任了瓦里安Boss的判断。

“并不是没有可趁之机。”白发男人拿出一份画满了线条的地图,“这是肯赛罗的基地部署,他们跟冯科西诺分别在德国南北,一般保持两小时联络一次的频率,离它最近的冯科西诺驻地赶往需要一小时零七分,就是机会。”


评论

2014-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