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时雪 —

自由的旗帜

第一章:狼

我是谁。

这是哪里?

要做什么……

沃尔夫并不习惯被人从长眠中骤然唤醒,那会令他久久无法回神,漫长生命带给他的庞大记忆经常使他陷入混乱,人格之间的厮杀,记忆之间的冲突,这些痛苦终生缭绕在他身边,其正是违背法则苟且而活的代价。

精悍阴沉的男人对此甘之如饴。

“沃尔夫,很抱歉现在就唤醒你,这次的任务恐怕只有你能完成了。”

是了,沃尔夫,我的名字。

叫醒他的是个艳丽的女人,长相眼熟但又陌生,他半靠着棺材眯眼打量着这女人,沉默不语。

“星戒里具有战斗力的员工本来就不多,这次的许愿人需要实现的愿望又有些麻烦,不得已只好提前叫醒你,你愿意跟我去看看许愿人吗?沃尔夫?这并非强迫性的任务,若是愿意就请点点头吧。”

女人的神情介于畏惧与傲慢之间,精致的眉眼被那份卑微的气质衬的扭曲起来。

他从来不相信什么非强迫性任务,一旦有了足够的信仰点数,星戒总能使他们这些员工乖乖卖命,沃尔夫不清楚自己在此栖居了多久,见识过多少代梦使的变迁,生生死死,不过虚影。

身材高瘦,肌肉精悍的狼卫并没有动作,血红的竖瞳安静的注视着女人。

她退缩了。

那是野兽盯着猎物看的眼神,那是怪物盯着死物看的眼神,那是人类注视虚无之物的眼神,那正是狼,没有声带,安静沉默,强悍可怕的猎杀者,从星戒建立时期就存在着的,星戒最惊惧的王牌。

“沃尔夫……阁下。”她颤抖着,从血红的唇中吐出破碎的话语,“这是渡守的意思。”

沃尔夫没有表情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惊讶,白发男人不再表示什么,沉默的起身披上万年不变的灰斗篷,忽略掉可笑的女人,向模糊记忆中的渡守房间走去。

“真是个可怕的怪物,明明我已经是这一届梦使的最强者,面对他却仍感到畏惧,为什么我们星戒要饲养这样的怪物!?”女人不甘的咬了咬牙,快步跟上狼的脚步,手心已经被攥的鲜血淋漓。

“沃尔夫,你来啦,这么早吵醒你真是抱歉啊,不过我倒是认为这趟你可能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事。”

一进接待厅,就听见渡守温柔如春风的声音,在星戒,渡守负责的正是接待许愿者,最大化榨取他们身上的信仰点数,所以一个温和清隽的外表更能让许愿者放下戒心,很多时候,星戒里的其他梦使私下吐槽说他像个神父。

沃尔夫没有任何表示,一脸茫然。

他既不记得这个样子,也不记得这个声音,他模糊的,庞大的,纷乱的思维里,被称作渡守的是一位可敬的人类,高大可靠,伤痕累累,意志如钢,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将他打倒。

“小狼崽子,如果不去了解人类的感情,终其一生,你也不过就是个可悲的怪物罢了,那样的你,无论再活多久,都完全没有意义。”

他还记得那男人粗犷的嗓音,宽厚的揉着他白发的大手上淡淡的温度。

但是死了的话,不也完全没有意义了吗?

沃尔夫困惑这悖论,看着新任渡守的眼神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啊……别这么冷淡啊沃尔夫,虽然我们还是第一次见,但我从前任口中听说过你的很多事喔~”神父般的男子完全不在意的微微一笑,轻轻侧身,显露出一位表情极度紧张的小女孩来,“先见见这次的雇主吧~”

这就是这次的许愿者,究竟是许下了怎样的愿望,令渡守不得不唤醒双刃剑般的狼呢?

“你……你是狼尉!!???”

女孩子盯着沃尔夫一会儿,突然惊叫道,脸上带着的……居然是梦幻般的红晕?

狼有些困惑的歪头。

“真、真的是狼尉!!好萌好萌~~~呜呜歪头简直犯规啊!此生竟然能见到狼尉,我的人生再无遗憾了!”

娇小的女孩绕着沃尔夫转了两圈,突然一脸痴迷的抱住白发男人精瘦的腰身,满足的蹭了蹭。

大概是因为没有杀气,可怕的怪物真的仿佛无害的家犬,一动不动任其动作,只是抬头看了渡守一眼。

年轻的渡守看懂了那个眼神,这是在叫他解释了。

“小小姐啊,这位可不是你所看的漫画里,那位隶属德军纳粹的狼人上尉,他可是比特别更特别的,宇宙间仅有一份的珍品。”神父渡守蹲下身,轻轻将小女孩拉离沃尔夫身边。

“可是……真的好像喔……那他是谁呢?”恋恋不舍的放开狼,女孩乖乖牵住神父的手,眼睛仍没有离开磐岩般沉默的野兽。

“小小姐啊,你所看的漫画,小说,影视作品,他们其实是幻想的产物,借由普通人的某种憧憬而诞生,他们在创造出来的那一刹那,就真实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那么,这些英雄,枭雄,救世主,国王,强者,乃至神灵们,他们有没有自己的幻想与憧憬呢?”

“在无法拯救他人的时候,在无能为力的时候,在面临诀别的时候,在深刻绝望的时候;这些远超出常人的存在,这些永远光辉正面的存在,这些心如铁石的存在,这些伫立在众生之上的存在,他们,是不是也像凡人一样,期待着有谁来救赎,期待着有谁来抵挡一切?”

小小的女孩睁大的眼睛,呆呆的望着安静诉说的神父,一时间忘记了言语。

是的,英雄末路的时候,他们也是希望有谁来拯救他们的人生吧?

坚毅果敢的心,也有疲累的时候吧?

永远光辉的英雄,会不会私下里自暴自弃?

面对绝望,他们也会祈祷吗?

“答案是肯定的。”

仿佛带来救赎的神父,年轻的渡守带着微弱的怜悯告解道。

“因为他站在那里,因为狼站在那里,因为你面前的这白发的野兽,便是一切的英雄、枭雄、豪杰、强者、大能、王侯、神灵们幻想的虚数集合。”

“他没有名字,无法诉说自己的意愿,强制的为了高价位人类的野望而诞生的,最为弱小的怪物。”

沃尔夫没有动,他仿佛是真正的石像,冰冷的直视着前方,没有一丝动容。

“星戒的创始人发现他,将他命名为沃尔夫,将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弱小生命以契约的形式禁锢在这里,他比谁都危险,又比谁都弱小,他没法杀掉任何一个哪怕最弱小的人类,却能轻易撕碎任何非人类强者的头颅,而这一切,端看他如何定义对方是否是人类。”

多么讽刺啊,连自身的意义都找不到的野兽,要靠着自身的意志去判断对方的属性,出自英雄的幻想,却给英雄带来末日,难道这就是英雄们所向往的死之救赎?

“我……我不是很明白……”女孩茫然的试图弄清楚白发男人的故事,却依旧无法理解。

“这可不是可以理解的事呢,小小姐~您只要说出您的愿望就可以了,来,对着这位沃尔夫先生,说出你的愿望吧?”神父笑了,轻轻摸摸女孩柔软的额发。

小小的女孩子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我、我想要奎托斯能够得到幸福。”

不甚明白奎托斯是何人的沃尔夫只是照惯例点了点头承诺下来。

“如……如果可以的话……”

女孩子害羞般的缩了缩头,怯怯的看着高瘦的怪物安静的血红双眼。

“请、请您也得到幸福喔?”

我……也得到幸福吗?

沃尔夫睁大眼睛。

“小狼崽子,总有一天,哪怕是死亡也好,永恒也好,会有那么一天,诞生来拯救绝望的英雄的你,也会得到自己的救赎吧。”

白发的狼沉默半响,认真的、极其专注的向着小小的女孩点了点头。

这,就是这怪物的承诺了。



评论

2014-03-24